❙ 大師系列 ❙ Sadhguru 薩古魯–走入內在看見本我智慧

人類拼命建構看似物質豐盛的華美世界,為什麼心靈愈發貧乏萎縮?在21世紀以guru為名,肩負點亮人類智慧火炬的Sadhguru提供每個人拿回自我掌控權的法門,從而掙脫鉗固人類思想的「命定論」枷鎖。原來,每個人只需要從內在開始改造調整,就能活出一輩子都用不完的平靜與快樂。

BY CHYC
– 2021年10月15日

每個時代都有一位聞名全球的印度大師,在社群網路發達的21世紀裡,點開Instagram,會發現追蹤Sadhguru的人次高達5.9M,他沒歷經任何流派的靈性訓練,也沒閱讀經書聖典,反而使他擁有不受框架限制的洞察力,彷彿一面幫助人們認清當今世界的真實樣貌的明鏡。只要有人提問,他必定認真回答,彷彿現代人「萬事屋」,但是在獲得這份由內而發的無礙智慧之前,他只是一介平凡的印度中產階級子弟。

瑜伽練習引導開悟契機

Sadhguru原名Jagadish Vasudev,他的童年時期和多數印度孩子無異。除了因父親工作性質必須時常搬家,讓他小小年紀就喜歡親近大自然的習性,即使是初來乍到某地,任何地方的大自然總是會全然接納自己。另一件Sadhguru喜歡分享的童年回憶,是13歲被送去學習瑜伽的契機,這對許多印度中產家庭來說也不是特別新鮮的事,一如他日後所說「瑜伽就是如此有包容性的練習。就算一開始我沒期待什麼,練瑜伽對身心靈的益處都會在每個人的內在爆發,徹底改變了『我是誰』。」Sadhguru在青少年時期持之以恆練習瑜伽,一邊求學,取得麥索爾大學的英國文學學士文憑後,父母希望他進修碩士,但他認為內心想要找的「東西」不在學校課本裡,也不在和朋友談笑之間,他用畢業後創業攢來的資金,展開隻身騎摩托車橫跨印度的旅行,「那時我沒什麼目標,想騎去哪就去哪,就這樣騎來騎去好幾年,才發現我想要找到的平靜,應該轉向內在。」

在25歲那年,時值1982年9月23日,Sadhguru來到常去的加德滿都山丘,他當時只想坐在一塊大石上休息片刻,卻意外迎來了人生第一次的神聖體驗,「我突然感受到自己和萬物合而為一,物我之間的界線完全消除,我以為這種『瘋狂』的狀態大概只持續5~10 分鐘,等回過神來,看手錶才知道已經過了3個半小時。」他說自己成年以後還不曾哭過,但這無法言喻的感受讓他當下淚如泉湧,把身上整件襯衫都浸濕,「理性的那個我問自己:究竟發生什麼事?但另一個我很清楚那段時間全身上下的細胞都進入一種狂喜狀態,我從未想過人可以在自我內在發現這股感受。」

隔年,他放棄了原有的家畜生意,轉而在麥索爾開設瑜伽教室,一開始只有7個學生,其後在1992年拓展成佔地150公頃的非營利組織「伊莎基金會」(Isha Foundation),傳授多種類型的瑜珈教學。

因為從古印度時期流傳下來的「智慧、業力、奉愛、能量」四大面相的瑜伽士之路,Sadhguru形容為「就像把四個笨蛋聚在一起的科學」,若每個人只固守一種的練習方式,距離物我合一的距離就遠了,「人們都說練瑜伽會身體健康,這只不過是練瑜伽的副作用。」他強調,就算離開瑜珈墊,也要以瑜伽士的方式生活,學習掌控頭腦、身體、情緒、能量四種科學,恆久的幸福就在不遠的地方,正如Sadhguru經驗過的 ── 就在內在。

(Source: Sadhguru Instagram)

在有限時間活出自己的期待

Sadhguru現在是享譽全球的靈性導師,從聯合國和平大會到麻省理工學院都請他演講解惑,「我沒什麼財富,洞見是我唯一的本領。而我只是不和自己的心作對,用每個事物的本質看待它們,如此而已。 」 他看見當今世界上最大的問題就是:人人都希望心想事成,「但偏偏外在世界的法則,是這部分照你的期望、那部分照他的期望運行。」在交互作用力錯綜復雜的世界中,難道無法快樂地活著嗎?他直截了當地回答:「這個世界永遠都會是這樣,永遠不會100% 照著自己的期望走。但這也不是問題,更大的問題是:你有沒有100%朝自己期待的方式活著?」

(Source: Sadhguru Instagram)

Sadhguru也遇過很多人說「這就是我的命」,繼續以過一天是一天的方式活著。Sadhguru以「業力瑜珈」的角度切入這個迷思,「業力就是『行動』,當我們說我的命就是我的業,其實是說我的命是我自己創造的。當人們把自己快樂與否的主導權交付外在環境和他人,就永遠不會平靜,最後變成生命的奴隸。」

所以,Sadhguru認為想活得快樂很簡單,端看有沒有決心主動行動,轉動「內在工程」的第一個齒輪,只有每個人的內在世界運行順暢了,一股由內而生的快樂會自動找到外顯的表達方法,由眾人意識組成的外在世界才會真正和諧。

除了鼓勵人人都應該進行「內在工程」之外,Sadhguru過去30年也持續宣講「人人都必須認清生命有限」的事實。「今天我們同在一個星球上,每個人都分到一點能量,明天也許我們就會離去,如果我們意識到生命的本質是有限的,就會用不同的方式看待人生。『好好活著』,對瑜珈士來說,是最重要的一件事。」

(Source: Sadhguru Instagram)

疫情是重建全新「生活方式」最好時機

即使在疫情當下,Sadhguru持續接受各國媒體遠距採訪,傳授保持平靜和健康生活的心法,尤其印度疫情並不樂觀,他看在眼裡,說:「疫情期間很不幸的是,店家沒有生意、人們沒有工作,但我們必須了解,我們存活的機會自人類文明存在以來都大得多。只要人們不捱餓,不過就是失去一種生活方式(lifestyle),不是失去生命(life)。失去一種生活方式並沒有什麼大不了,因為原有的生活方式並不永續,失去它對這個星球來說也不錯。但失去生命就不行,人人都有責任確保不害到他人失去生命。」

Sadhguru提供想要平靜快樂的每個人現在就能做到的三件事,第一,確認自己是不是正在呼吸,「這聽起來可能很荒謬,但就是這麼簡單的事。」理由是人的身體隨時和呼吸連動著,如果對呼吸更有自覺,對自然萬物就更有覺知。第二, 不要花時間在不需要的事物上。「人們想要吵架爭執嗎?想要多餘的壓力嗎?如果不要,為什麼要投資心力在這些事情上?因為缺少自覺。」第三,注意吃下哪些食物。「你並非生來如此。你現在身體的組成,是你從這個星球東一點、西一點搜集起來的成果。有一天你將會徹底瓦解回歸這顆星球。希望自己的身體由哪些食物組成?哪些不想?必須對這件事保持覺知。」

還沒人知道疫情會持續多久,但Sadhguru知道如果他能在有生之年幫助越來越多人掌握內在的和諧快樂,人類還有機會建立更永續的「新生活方式」,拿回這顆美麗星球命運的主動權,他來地球走一遭的使命亦將圓滿達成。

(Source: Sadhguru Instagram)

學習資源

(Source: Sadhguru Instagram)

中文官網-https://www.ishayoga.net/

中文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Sadhguru.TraditionalChinese/

伊莎基金會」 由九百多萬位志願者經營,傳授瑜伽與靜心課程,也是Sadhguru行旅全球回到印度後的宣講基地。在這裡可以看見宏偉的濕婆(Adiyogi Shiva)頭像。在印度文化中,濕婆神是第一位將瑜伽傳授給人類的Guru。中文官網有每日更新的Sadhguru講課內容。

推薦影片

《Isha Upa Yoga – 30 mins》

想要學習Sadhguru傳授的瑜伽內在轉化法,本片有詳細引導教學。

《薩古魯中文頻道》

許多值得每天花一點時間親近的宣講短片,都有全中文字幕可以觀賞。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SaNMML9AAXTN4142jD-dxw

推薦書目

  • 一個瑜伽士的內在喜悅工程:轉心向內 即是出路
  • 幸福三真相:印度聖哲薩古魯的生命轉化指導
  • Karma: A Yogi’s Guide to Crafting Your Destiny

❙ 生活風格 ❙ 用影像揭露真實、探索療癒-珍珠法寶的七部紀錄片推薦!

(Sourse: IMDb)

紀錄片堆疊著時間,也濃縮著情感;擷取日常維度中最真實的片段,也捕捉當下最慈悲燦亮的眼神。本篇珍珠法寶推薦了七部我們想要分享給大家的紀錄片,從療癒到禪修大師,從腦科學到薩滿儀式。神秘學不只要探討神秘也要解密,而理解內在的最後一個步驟,就是理解我們每個人都擁有一個獨一無二的全息投影小宇宙。

BY 珍珠
– 2021年10月6日

(source: IMDb)

治癒 Heal

紀錄片團隊造訪許多美國的身心靈療法老師、醫師與個案,旨在講述何為能量醫療及其原理,並透過許多專業的觀點帶我們理解並造訪一個個療癒的過程。

『東方醫學跟能量醫療基本上認為,身為人類,我們緊握著情緒不放,而且在這麼做的過程中,我們在身體裡面創造了密度,西醫把這些東西稱為癌症、纖維肌痛、偏頭痛、憂鬱、焦慮⋯⋯』

身體與情緒、心靈的關係不可分開,本片帶來深入淺出的療癒世界觀,並講述現代醫學的限制與從心出發的健康觀念。

(source: IMDb)

腦內解碼 The Mind, Explained

Netflex的自製紀錄片,共分為五個主題分別是記憶、夢境、焦慮、正念、迷幻,以大量動畫與專業人員訪談,讓大眾輕鬆地了解腦內的運作機制。特別的是本片旁白由女演員艾瑪史東擔任。

在〈記憶〉章節中提及,其實回憶過去與想像未來,在腦中使用了相似的區域。意思是,當我們以為正回想起已發生過的事實,卻更像是在腦中創造或虛構一個新的記憶。也許這也正是為什麼有些冥想法或療癒系統能藉由回溯過去,進而治癒曾經的創傷。

而〈正念〉章節則是介紹了冥想的歷史進程與科學上證實的好處–比如看起來能更加年輕。冥想從印度開始流傳,在各個國家發展出不同的流派,在西方由物理與醫學博士喬卡巴金推廣,並在大學的醫學院設立覺察中心與減壓門診,進入大眾的正規教育與日常。而正念即是每一個“正在”發生的念頭,也是關照每個當下的一種冥想法與生活方式。

延伸觀看

《冥想正念指南》也是Netflex的紀錄片,分為八集每集十分鐘,講述不同冥想概念與方法,在每集最後也可跟著帶領進行冥想練習。

(source: VOXMEDIA STUDIO)

(source: Facebook)

看不見的台灣 A Journey With Invisible Friends

要說這是一部導演林明謙的台灣通靈人紀錄片,不如說這是他尋訪看不見的力量過程中,意外翻攪家族歷史與台灣族群議題的旅途。

本片以四位通靈人為主角,一開始即帶出國姓爺鄭成功與台灣西拉雅族祖靈阿立祖的和解法會,在看似神秘的通靈過程、不斷出現的巧合中,連現場工作人員也牽涉其中的事件一一發生。跟著導演的腳步漸漸理解「神」似乎真的一直在我們身邊。

而本片最大的力量也許是來自–最後我們都終將發現過去、現在與未來一直都聯繫在一起,即使看不見神秘的連結,但身在這片土地上的每個人都繼承並展現了當代的台灣面貌。

(source: IMDb)

最後的薩滿 The last Shaman

主角James是一個看似平常並在學校表現良好的大學生,卻受嚴重憂鬱症所困擾,他的父母身為醫護人員卻束手無策,『我們對人類的腦袋一無所知』是父親的同事所給予的無奈回覆。

於是James走上尋找死藤水(Ayahuasca)的道路,一路上分別與三位不同的薩滿學習,並在最後也成為一位被認可的薩滿。但外界對死藤水的商業需求,卻對真正想要幫助人的薩滿帶來殘酷的結局。非常推薦給對死藤水文化有興趣的朋友。

延伸觀看

《夢遊亞馬遜》英文片名《Embrace Of The Serpent》意指「蛇之擁抱」,在亞馬遜人的古老傳說中,外星人乘坐巨蟒來到當地,傳授土著耕作、捕魚、打獵等技巧。而後,返回銀河系的外星人所留下的巨蟒幻化為河流,巨蟒的皺皮變成了瀑布。本片導演綜合西方兩個探險家的日誌,拍出了既魔幻又現實,冷冷控訴西方殖民暴力的一部電影。

(source: VOXMEDIA STUDIO)

(source: Facebook)

本來面目 Master Sheng Yen

影片一開始就是出自《金剛經》的節錄「凡所有相,皆是虛妄,若見諸相非相,則見如來。」點出我們在人世間就是經歷一趟旅程,所有能看見的都不是現實,如果了悟這一點就能過得自在無為。

內容雖相當樸實的講述聖嚴法師的一生,但沒有人不被法師的願力所感動,這位劃時代的佛教哲人終其一生都在宣揚佛法,即使身處逆境也不為所動,每當看見法師謙卑溫暖的臉就忍不住潸然淚下。

「面對他、接受他、處理他、放下他。」是聖嚴法師面對困難的十二字箴言,也如同本片名稱「本來面目」,脱去我們外在喧擾之後,我是誰?!我真正的模樣是什麼?!都是看完之後會深深迴盪在內心的自我沉思。

(source: plumvillage.org)

正念的奇蹟 Walk With Me

雖然同為佛教大師紀錄片,本片與《本來面目》圍繞法師而展開的敘事線非常不同,將重點放在一行禪師身邊的弟子,以及在法國道場「梅村」發生的點點滴滴。

寫意的拍攝手法搭配班尼迪克.康柏拜區的口白,帶出幾段一行禪師書中的文字,點出所謂正念的奇蹟,其實只要專注於當下所發生的每件事、每個呼吸,就能離苦得樂,擺脫現實框架的枷鎖,不再汲汲營營於虛枉的物質追求。

(source: apple.com)

這一年,地球變得不一樣 The Year Earth Changed

本紀錄片從2020年四月也就是新冠肺炎爆發後的一個月,由紀錄片導演Tom Beard著手開拍,AppleTV+在2021年四月推出,呈現這一年來人類意想不到的生態改變。

在各國皆處於封城狀況下,導演聯合了16個國家的團隊,如實紀錄少了人類的大自然樣貌。從海龜的存活率、鯨魚改變彼此溝通的方式⋯⋯等面向,提供我們一個反思的機會:人類是否可以提供更尊重生態的方式與萬物共存?!

延伸觀看

值得一提的是,『這一年,地球變得不一樣』的旁白由英國國寶大衛.艾登堡(David Attenborough)擔任,身為一位英國廣播員與自然歷史學家,他曾推出九部與生態有關的紀錄片。因其對環境的貢獻而受封英國爵士殊榮,更在Instagram開設個人版面四小時後即破百萬人追蹤,有興趣的朋友可在Netflex找到《大衛.艾登堡:活在我們的星球》

(source: IMDb)

❙ 大師系列 ❙ Thích Nhất Hạnh 一行禪師-正念生活的溫柔與強大

(Source : plumvillagefrance)

當班尼迪克 · 康柏拜區緩緩唸出紀錄片《正念的奇蹟》開場白:「我知道,追求真理不同於追求快樂,你嚮往真理,但看見後就免不了受苦,否則不能算是得見全貌。」等於為大半輩子流亡異國的一行禪師下了人生註腳。然而這場機緣使他成為把禪宗理念帶入生活的「正念之父」,幫助越來越多人開始在一口呼吸、一個步伐中找回自己,發現不外求的快樂。

BY CHYC
– 2021年9月15日

「正念」,英文稱 “mindfulness”,鼓勵人們將專注力帶回當下自身的覺察感受。這並非破天荒的新概念,卻在全球因疫情波動的社會氛圍下成為現代人的新依靠。根據美國Polaris市調分析預測,關於各種正念練習APP的市場價值,將會在2027年達到42億美金,一行禪師40年前在法國創立「梅村修道院」傳授正念心法時,或許未曾想像會有如此的超展開。

(Source : plumvillagefrance)

被迫離鄉卻走入全世界

旅居海外多年的一行禪師在媒體前總是以英文開示,他的本籍則來自越南順化。7歲時,同齡小男孩正是愛玩的年紀,俗名阮春寶的他在無意間看見畫著佛陀坐像的雜誌封面,不禁升起「我也想要和佛陀一樣平靜」的願心;16歲時,他取得父母同意剃度出家,踏出實現願望的第一步。當歐普拉訪問一行禪師:「是否因為強烈的渴望才出家?」他淡然地回答:「如果我沒出家,這輩子就不會快樂,可以稱之為我的『初心』,這股初心至今仍活在我的身體裡。」

他是位勤學的和尚,在西貢大學修習科學學位後,在1960年獲得普林斯敦獎學金赴美就讀「比較宗教學」,認識了同樣支持和平非暴力理念的馬丁 · 路德 · 金恩博士。兩人在1966年會面後,金恩博士發表反對美國介入越戰的記者會,並且在隔年提名一行禪師為1967年諾貝爾和平獎候選人。沒想到1968年傳來金恩博士遭暗殺的消息,身為出家人,一行禪師罕見地表達「我當時有『一點』生氣」,因為他曾對金恩博士說:「在越南,大家都說你是『活菩薩』,你做的事幫助更多人走在相互理解的路上。」收拾好失去摯友的沮喪心情,一行禪師接著在1969年以佛教和平使節身份參與「巴黎和平對談」,前往英國、加拿大、瑞典發表關於反對越戰的演講,甚至還拜見當時的教宗聖保祿六世。當1973年《巴黎和平協約》終於簽署完成後,新成立的越南共產政府卻取消了他的護照,使他成為有鄉不得歸的人。

「入世佛教」首要推動者

其後,一行禪師輾轉各國,直到1982年終於在法國落腳,正式成立「梅村修道院」,完成想要創建共修社群的理想。他在梅村除了推廣生活靜心禪,也將此處作為全球「入世佛教」的據點,一行禪師改革出家人遠離塵世的概念,認為和尚與尼姑應該把平日的禪定修為和佛法教義應用在社會政治、環境保育、經濟文化等方面,深入社區關懷弱勢社群,必要時甚至可以走上街頭,對抗不公不義的當權者。

「現代人很容易認為自己的身體只屬於自己,想對它做什麼都可以,甚至法律也支持這個論點,這是個人主義的展現。」一行禪師解釋道,「但如果知曉了禪宗空性、無我、相互支持的道理,你會體認到『你的身體不是你的身體』,而是你的祖先、後代,是整個地球萬物過去和未來的集合,就連天空飛過的雲朵和隨風搖曳的樹木,都和你現在為何站在這裡有關係。」前聯合國氣候協定公約秘書長Christiana Figueres曾在2016年表示,若沒有一行禪師的教誨,她無法有勇氣推動《巴黎氣候協定》誕生。

生活行走坐臥都是禪

「梅村」位於景色優美的法國鄉間,一行禪師在此傳授日常生活如何保持正念的心法,「保持正念不是24小時都在靜心,而是無論在做什麼,都把這件事作為當下最重要的事。」他以森林裡的動物為例,「當動物們受傷了、生病或累了,會找個地方安安靜靜躲起來,好好休息幾天就能痊癒恢復正常生活。而我們人類已經遺忘這個道理,我們大腦裡擔心太多,當身體無法恢復,心和情緒也不會恢復。」

現代人以為用電子產品追劇或玩game可以放鬆,「我每次都會舉這個例子,我們明明想去旅行休息,到了度假勝地後發現這個要玩、那裡想去,假期結束卻把自己搞得更累。」

(Source : plumvillagefrance)

所以,一行禪師的平靜法門非常簡單,只需要好好呼吸,「我們臉上有三百多條肌肉,如果心裡有憂愁,肌肉就會緊繃。呼吸練習時,把背桿輕輕坐直,感受身體是從地上挺立的花莖,吸氣時把注意力帶到臉上,呼氣時把微笑帶到臉上,立刻會感受到緊張感離開自己了,而我們的臉龐成為一朵清新綻放的花朵。」

一行禪師在全世界都有知名的名人學生,他明白許多人生活很忙,哪有時間「坐著」好好呼吸?他在一次訪談中提到美國國會議員的日常靜心,「議員的每一天都被緊張感籠罩,但他會利用每次離開辦公室走到議場的爬樓梯時間,把注意力帶到雙腳上,這段時間雖不長,卻是他每天真正能和自己相處的必要時光。」一行禪師也提出「每次電話響起時先呼吸三次,幫助身心準備好再接起」、「開車時遇到紅燈不是煩躁的開始,而是練習呼吸的最佳提醒」等時時回到當下的小秘訣,皆是如今風靡全球的「正念」練習源起。

(Source : plumvillagefrance)

人心平靜才有和諧自然

一生提倡以和平非暴力進行社會和個人淨化運動的一行禪師,深知當一個人的壓力釋放了,身心會自動展開療癒的道理,「當內在平靜,暴力的言行與舉止都會消失」,他鼓勵人們從小我的殼走出來,以保持身心健康為目的活著,僅是如此,就能使整個人類因而受益。當1995年來到台灣時,一行禪師也和台灣禪宗代表聖嚴法師探討「禪與環保」主題,引導大眾換個角度思考人類與自然的相處方式。十幾年後,年年加劇的極端氣候現象迫使21世紀的人親身體認這層密不可分的關係,尤其如今已經走到了不能不採取行動的時候。

(Source : plumvillagefrance)

一行禪師在2014年遭逢一場嚴重中風後,失去大部分語言和行動能力,他在2018年以92歲高齡獲准回到故鄉越南,近年來鮮少公開露面,只是平靜地等待人生走到終點,同時也準備邁向另一個起點。一如他在紀錄片裡回答一位剛失去心愛狗狗小女孩:如何不因生命緣起緣滅傷心?「你望著天空,看到美麗的雲朵,雲會化成雨水,你喝茶的時候,在茶碗裡就能看到雲。」至於未來的人類如何看得見湛藍天空依舊有白雲?青山綠水依舊在?一切都必須重回找到內在的平靜開始。

學習資源

(Source : plumvillagefrance)

官網-http://www.plumvillage.org

「梅村」是現在歐洲最大的禪修院,目前全世界還有八處分院座落於亞洲、北美洲,繼續傳遞一行禪師的正念與入世佛教教導。

APP

Plum Village: Zen Guided Meditation & Mindfulness

「梅村」僧團眾將修道院中每日的冥想、梵唱集結起來,加上一行禪師的講課指導,可以根據個人需求喜好自訂播放清單,最棒的是:這些珍貴的內容一切免費!非常推薦想用APP提醒自己固定進行正念練習的人下載。

推薦影片

Oprah Winfrey talks with Thich Nhat Hanh Excerpt – Powerful

法緣與道情:一行禪師與聖嚴法師

兩人暢談《禪與環保》,如何從自身做好心靈環保。

《正念的奇蹟》電影預告│班尼迪克康柏拜區 感動獻聲

這部電影於2017年上映,比全球在2019年末因疫情開始動盪還早個兩年。現在主流媒體持續分享如何在疫情中調養身心的許多方式,越來越多人開始感受到正念練習的好處,還沒看過電影的人不妨找來欣賞。

推薦書目

  • 《跟一行禪師過日常》(七冊合售)
  • 《你可以不生氣:佛陀的最佳情緒處方》
  • 《諦聽與愛語:一行禪師談正念溝通的藝術》
  • 活在正念的愛裡:從慈悲喜捨的練習中,學會愛自己也愛他人》
  • 《一行禪師談正念工作的奇蹟:在工作裡找到成功+快樂的模式》

❙ 生活風格 ❙ 以聽覺感知進入平靜 ——「環境電子樂」賦予我們的無限想像力

BY Nick Tsai
– 2021年9月7日

今年五月疫情突然蔓延,讓許多人原本安全無憂的生活面臨諸多改變。曾經被進度追著跑的日常,終於能慢下腳步來調整呼吸。而這些變動,換來更多的時間待在家裡,藉由面對親近的人、面對自家環境,進而更清楚的面對自己。

而社群上關注疫情動向與接收各種必要資訊的同時,多半充斥著恐懼與憤怒,我們不但被這些負面內容給吸引,情緒也隨之起伏,久而久之竟被一股厭世感給淹沒。因此,在某天決定嘗試將原本聆聽與接收訊息的方式,徹頭徹尾地做了一次更新。

其中一項更新,就是嘗試將更多專注力放在「聆聽音樂」上。

例如,每當假日時,我會在起床後會先到電腦前,隨心情挑選一首歌來播放(通常會是環境音樂),讓音樂充滿在空間之中,取代滑手機、吸收過多的外在資訊。不依賴鮮明的節奏,也不用頭腦分析音樂裡的構成,單純地享受好品質的聲響與頻率,如同給大腦簡單的暖身操一般浸淫在其中。用這樣的步調,開始一天的早餐與咖啡,同室友或植物對話,讓音樂著實的融入生活記憶裡,也讓自己真正的融入生活。

聆聽可以很隨性,也可以作為一種有目的性的練習。

試著在層層堆疊的樂音之中,將注意力放在一種樂器、或聲響上,關注在它的音色、動態、情緒。同時在心裡直覺地連結反應:如果它是一種「顏色」,那會是什麼?如果它是一種「形狀」,那又會是什麼?如果它能帶領你到一個「空間」,那會是哪裡?提問可以任由想像力來決定,「觸感」、「氣味」……等都可以是延伸的方向。可能是木質單品咖啡的口感、也可能是清冷的香水味或行走山林中的肌膚觸覺,隨著音樂的走向,去擴展你的想像軸線。

而這個練習的用意在於讓每次的聽覺經驗與想像力建立起某種關聯性,以此展開聽覺的敏銳度與串連其他感官的聯覺力。建議可以先從自己喜歡的音樂、或是下方推薦的歌單來練習。從環境音樂作為練習對象,原因是它相比其他音樂,更著重於空間維度的想像、色調與氛圍,而豐富的聲音質地與音色變化,更增添了它抽象思考的可能性。

(source: Nick Tsai)

說到環境音樂就不能不先簡單的介紹一下模組合成器,人們對於它的印象大概是密密麻麻的接線,與一堆旋鈕與按鍵,看起來好像很帥,但也想著這東西比起樂器好似更像高科技產品?!

其實它是一種自由度極高的電子樂器,透過了解合成器的基本原理(sound synthesis)後,便可以依照自己對聲音的喜好或操作邏輯,從各家廠牌中來挑選所需的模組元件,建構出自己能得心應手的合成器系統。另外,自由接線(Patch)所創造出的無限可能性,能帶來更加寬廣的創作視野,也因此成為了許多環境音樂創作者喜歡使用的樂器之一。

在1996年後,隨著Doepfer Musikelektronik公司推出了Deopfer A-100系統,奠定了eurorack的標準,模組化合成器也因為eurorack的形式變得更平價而普及。發展至今,也孕育出了許多形形色色、優秀的電子音樂創作者。本篇即整理了幾位使用模組合成器創作的藝術家與他們的作品來推薦給大家。

(source: wikipedia)

(source: www.yii00.com)

Ryan J Raffa

Ryan是一位以模組合成器為主的聲響藝術家,也是個喜愛大自然的人,創作曲風以Ambient為主。音樂中常使用殘響與延遲效果來創造出空間感。其聲響畫面有著老舊錄影帶在播放、倒帶的氣氛,顯示在過去的某段時間軸前後游移,畫面也帶點泛黃與些微的雜訊。常使用「取樣(Sampling)」來拼貼各種質地的聲響,將許多不同質地的聲響如蒙太奇拼貼般,構成一幕幕獨立、且富含自然想像的音景畫面。值得順帶一提的是,Ryan現居於台灣,也相當推薦大家在疫情漸緩之後,能親自聽看看他的現場演出喔。

〈Early Mornings〉

在《Landscapes and Self Portraits》這張專輯中,試著感受Ryan帶來彷彿連結「過去」與「自然」的魔幻時刻。Early Mornings這首歌中,在開頭使用的取樣聲響,讓人很快地置身於某個留白且空曠的朦朧空間中。

〈The Distance We Must Travel〉

《Ginko》這張專輯亦是如此的情境。長達12多分鐘的〈The Distance We must Travel〉,彷彿是一條在山林之間、細長蜿蜒的河流,有著緊密且溫暖的電子音牆包覆,將不同的聲響溫潤地導入整個充滿蟲鳴、水流的故事線之中。

(source: www.yii00.com)

Lightbath

Lightbath的音樂常常讓我直覺地聯想到水晶般的明亮透徹、與綿延交織的絲綢,有時也會感受到某種宗教意識在其中。如同這些想像所帶來的品質,每次當自己的心神同步到其音樂中,便能很快的達到穩定與平衡。在Youtube有許多他的音樂創作影片之外,Lightbath亦非常致力於模組合成器的教學推廣上,在他的頻道上有許多影片分享他如何思考聲音設計的過程,與他對於合成器的操作哲學,對於想從模組來思考與創作環境音樂的朋友會十分受用喔。

〈The Hermit〉

這首〈The Hermit〉,收錄在與Emily A. Sprague各自創作的合輯《Full/New》中,是透過設計好的patch來形成的一首*生成音樂(generative music)。音符以看似有機、或恣意般生長的方式構成相似於水晶礦石的輪廓,卻又能在其中發現如分子式般的組成規律。

*所謂生成音樂,即是將模組合成器上的參數旋鈕與配線設定好,完成一個完整的發聲系統後,再由輸入隨機參數(randomness)來改變原本的發聲路徑,進而形成一段連續且變化的聲響。或是直接從隨機模組作為聲音設計的起點,來驅動模組發出更有機、更無可預期的聲響。

Emily A. Sprague

同樣是一位自然系的模組藝術家,Emily Sprague在經過幾年與民謠樂團Florist的創作時光後,於2016年全心投入模組的創作領域中。採取了極簡(minimal)、專注於音樂性的方式來通往他進入冥想思考的音樂。以自然視野作為音樂的發想原點,相對於直接使用自然環境的取樣聲響或著墨於聲音的質地,Emily更單純地以音樂的編排與語彙來創造出想像空間。對於喜歡音樂性更勝於實驗聲響的人,非常推薦聆聽!

〈Star Gazing〉

〈Star Gazing〉收錄於Emily在2020年推出的專輯《Hill, Flower, Fog》之中,帶有濕度的電子聲響,讓感官得以進入到與自然的親暱狀態,也讓人得以延伸出更多自己的經驗,像是被愛人緩慢且溫柔輕撫臉旁的觸感,感受著彼此的溫度與皮膚質地,也享受著親近的距離。

〈A Lake〉

而她在2017推出的《Water Memory》與2018年的《Mount Vision》,皆能身歷其境地感受到他所創造的山海音景。這首長約13分鐘半的〈A Lake〉便帶來了湖水平面般的靜謐與穩定,而後加入的中高頻率音牆則像是灑落在湖面上的陽光,形成朦朧模糊的折射,波光粼粼。這首也是我喜歡在早上起床後聽的一首歌。

Alessandro Cortini

在模組合成器界中不能不提的一號人物——Alessandro Cortini。為工業金屬大團Nine Inch Nails長期合作的合成器樂手,也是使用Buchla合成器聞名的藝術家,更是經典老合成器的收集控。粗略分類的話,Alessandro以Ambient與Drone作為主要創作方向。音樂同時表現出未來感與古老末世氛圍。且不同於上述幾位音樂色彩較為柔和、自然色系的藝術家,Alessandro所呈現出的音樂如同在色彩明度上的兩個端點:接近光線的透白、與深入幽谷的黑。

〈Prima Emosfera〉

這首〈Prima Emosfera〉收錄在《Emosfera》這張專輯中。一進入歌曲,合成器的低頻隨著殘響效果震盪,腦中浮現一股真空、浮游感。而後漸進地將低頻的波形折疊(Wave Folding),產生出泛音如璀璨星雲,將意識完全包覆其中,整首歌的演進如同身歷其境了一次宇宙事件的發生,如此奇妙!

〈Iniziare〉

〈Iniziare〉收錄在《Avanti》這張專輯中,仔細聆聽這首歌的後半部會發現,他非常擅長將噪音(noise)安置在音樂層次之中,來創造聲響的毛邊、或是產生如老舊畫面般的雜訊聲響效果,配合後段的人聲取樣,形塑出一種黑白電影般的對白結尾。

延伸聆聽
(source: www.nin.com)

Trent Reznor & Atticus Ross亦為知名工業金屬團Nine Inch Nails的核心成員Trent Reznor及製作人Atticus Ross所組成的雙人組。
其作品以電影、電視劇配樂為主。最著名的幾張專輯為:2010年贏得奧斯卡最佳配樂獎的《The Social Network》、紀錄片配樂專輯《Before the Flood》、以及2021年橫掃多項獎項的《Soul》原聲帶,這些專輯中使用了大量的合成器聲響,並且能挖掘到許多Ambient佳作。

〈One Perfect Moment〉

〈Hand Cover Bruise〉

(source: Nick Tsai)

最後來介紹一下我自己吧,我是蔡瑋德 / Nick Tsai,模組合成器使用者,也是一位實驗環境音樂創作者,喜歡蕨類、蘭花與花椰菜。目前正在進行「Plant Sonification 植作發聲」創作計畫,它是一項以植物為核心來發想的實驗、環境音樂創作。創作計畫為期一年,每個月將挑選一株自己喜愛的植栽,透過感應貼片來擷取植物表面的細微電流,導入合成器與電路板中,進而以隨機訊號去驅動模組合成器來發聲。包括去年獨立發行的EP《Upon the Route》,Plant Sonification的歌曲皆定期上傳至Soundcloud,歡迎大家到Soundcloud或bandcamp收聽我的音樂。

〈Glisten〉

(source: Nick Tsai)

Instagram
https://www.instagram.com/nick.tsai.140/
Soundcloud
https://soundcloud.com/nick-tsai-91907606
Bandcamp
https://nicktsai.bandcamp.com/releases

上述未提到的模組創作者遺珠專輯:

  • Johnny Woods的《Thw Wild, Vol.1》與《Pavilions》
  • Caterina Barbieri的《Born Again in the Voltage》
  • Kaitlyn Aurelia Smith的《The Mosaic of Transformation》
  • Suzanne Ciani的《Buchla Concerts 1975 (Live) 》

其他非以模組為主的創作者與他們的專輯:

  • Microstoria的《Snd》
  • Biosphere的《Substrata》
  • Green-house的《Six Songs for Invisible Gardens》
  • H. Takahashi的《Sonne und Wasser》

最後附上Nick Tsai for 珍珠法寶的Spotify精選歌單:

❙ 大師系列 ❙ Oliver Sacks 奧立佛.薩克斯 – 深入無人之境說故事的人

在20世紀,嚴謹的科學家們還堅守著份內專業,避免把不同領域的研究互相牽連在一起,但斜槓腦神經學家/暢銷作家/生物學家多重身份的Oliver Sacks顯然不這麼認為。他以鋼筆取代手術刀,把每顆受困大腦中的獨特故事轉譯成流暢的文字,幫助更多人理解精神疾患與腦損傷患者的腦內小宇宙,享有「醫學界桂冠詩人」的美譽。

BY CHYC
– 2021年8月5日

看見分類「心理勵志」層架上出現《火星上的人類學家》、《錯把太太當帽子的人》、《腦袋裝了二千齣歌劇的人》等書名,或許會以為這是來自科幻小說區誤放的書目,這些看似荒謬的陳述句,實則為某個人大腦建構的真實。只是,在對「正常」有一套既定概念的社會中,有誰會把它當真?幸好世界上有一位一生因臉盲症而深受「重度害羞」困擾的腦神經醫師誕生。

(Source: Oliver Sacks Foundation)

害羞卻不輕言退縮的行動力

1933年,當歐洲歷經兩次世界大戰的喘息空檔之際,Oliver Sacks在英國鄉間成長,6歲時為了躲避德軍空襲,不得不和哥哥搬到寄宿學校,直到10歲才得以和家人團聚。然而那幾年學校師長近乎虐待的教育方式,對他的性格產生劇烈影響,他喜歡親近自然,卻無法與人相處。幸好返家後受到家族中「鎢絲舅舅」的啟發,讓他愛上化學的規律之美,小小年紀就能把化學元素倒背如流,從此人生用過的每個皮夾都不忘裝著一張元素週期表。

雖然羞怯的個性一時半刻難以改變,Oliver Sacks只要一旦認定某件事物,就會執著地投入旁人無法企及的熱情努力鑽研。細數這位腦神經專家在「興趣」方面的強大成就:包含20多歲前往美國加州工作後,當時年輕氣盛的他狂愛舉重,居然以挺舉600磅的成績打破州紀錄;因為對蕨類癡迷,不惜直奔墨西哥瓦哈卡(Oaxaca)追逐稀有的蕨類品種。成為正式醫生後,面對眼前普遍受到忽略的精神疾患或腦損傷病人,Oliver Sacks就像自己畢生崇拜的達爾文與佛洛伊德的綜合體:用溫暖眼神深入觀察花園裡不顯眼的蚯蚓實際上富有強大生命潛能;並詳實側寫與病人互動的過程。

(Source: Oliver Sacks Foundation)

音樂、自然串連心腦的流動

興趣廣泛的Oliver Sacks決定落腳在腦神經醫學領域,主要想要研究「意識」與大腦的關係。每個大腦每秒都有成千上萬個神經元不停交換訊息,形塑出自我獨一無二的意識,「你可以做心臟移植手術,但如果做了大腦移植手術,還會是同一個人嗎?」這是他不時詢問自己的大哉問,面對病人身上的疑難雜症,他常常提醒自己不要忘記「心與腦之間的聯繫」。

在所有能用於心理和腦神經治療的方式中,Oliver Sacks發現音樂對於意識的影響至關重要,他曾多次提起5歲時被大人問到最愛的是什麼?「燻鮭魚和巴哈。沒想到70年之後還是沒變。」他打趣地說,在書中他引述哲學家叔本華認為「音樂是純意志表現」的定義,發現就算是失去記憶以及言語表達能力的病人,只要回想起熟悉旋律、聽見喜歡的音樂,都還是會隨之起舞,彷彿再一次找回屬於自己的主體,進而判定「每個人都有獨特的音樂性」,如果把不同的大腦看成獨立運行的宇宙,只要找到那個旋律,人人都有能力在深邃虛空中旋轉出自身的和諧,心與腦同時都能在其中悠遊。

花時間和植物相處,是Oliver Sacks發現能連結心腦的另一個有效方式。身為享譽全球的腦神經學者,Oliver Sacks卻透露能被遴選為「美國植物協會」成員更令他感到驕傲無比。除此之外,他還是紐約植物園董事會成員,平日工作的醫院只隔一條街就是園區,每天下班到植物園走走是必定行程,「我會把注意力放到植物上,身體感受吹過的微風,把自己交還給大自然。」他也會帶著病人一起進入園裡,「他們有些人連筆都忘記怎麼握,一拿起鏟子卻都知道該怎麼做。我想,和植物相處的能力,是人類與生俱來的本能。」

(Source: Oliver Sacks Foundation)

留下愛的能量永恆循環

或許是身懷多種領域的博學知識,Oliver Sacks筆下的「腦神經學」著作從來不單調無聊,眾多作品被翻譯成25種語言發行,或被改編成電影戲劇。其中在1999年上映的《睡人》,由勞勃狄尼洛飾演罹患「嗜睡性腦炎」沈睡30年的病人,甦醒後鼓勵飾演Oliver Sacks的羅賓威廉斯,要害羞的醫生鼓起用氣勇敢追愛,「不然人活著跟睡著有什麼兩樣?」成為勞勃狄尼洛在本片最撼動人心的一句台詞。

面對診斷為帕金森氏症、妥瑞症、思覺失調症、自閉症等被認為有缺陷的大腦縫隙中,Oliver Sacks都看見有光透出來,這些光不僅點亮了「正常人」對生命的有限認知,也返照自身,幫助他一步步走出因害羞裹足不前的框架。

當他碰上因臉盲症而把太太當成帽子的罕見病例,發現自己可以向對方一樣活得自信正常。原以為會一輩子獨居的他終於在人生最後10年找到真愛,對象是紐約時報專欄作家/攝影師Bill Hayes,他做出此生最後一個大膽又堅決的選擇 ── 在2015年出版的自傳公開出櫃,這消息震驚了文學和醫學界,但也立刻收穫了眾人的祝福,治療他人的人往往也能獲得療癒力量的正循環,Oliver Sacks用一生證明了這個觀點。

生命最後幾個月,Oliver Sacks在病榻上仍不停手,寫下「我是一個有情存有,一個能思考的動物,能夠生活在這個美麗星球上,是如此偉大的榮幸和一段美好的歷險。」這些文章在他離世後被整理成冊,名為《感恩》。兩年後他的愛侶Bill Hayes推出《不眠之城》紀念兩人相處時光,讓這位愛觀察世界、人類大腦的醫生,終於擁有一本同樣用愛看顧著他的文學作品傳世,留給後人無盡懷念。

(Source: Oliver Sacks Foundation)

學習資源

(Source: Oliver Sacks Foundation)

官網-https://www.oliversacks.com

雖然Oliver Sacks已經在2015年離世,但身後留下許多待整理發佈的文章,Oliver Sacks M. D. 基金會不定期發表新作消息,最近大消息是紀錄片《His Own Life》上映中,台灣目前還看不見,但或許之後有機會。

推薦影片

Desktop Diaries:Oliver Sacks

一窺Oliver Sacks的書桌,就像進入一個迷你博物館,上面擺著不同種類的水晶、礦石,但從小喜歡化學的他最愛到處收集來的珍稀金屬元素,注目他身上的T恤也是印著元素週期表!

《從幻覺認識我們的心靈》

每種大腦的疑難雜症,在Oliver Sacks的解說下都能感受到他用溫柔幽默化解了許多病人的疑慮,並旁徵博引幫助一般大眾理解心腦之間不可見卻真實存在的聯繫。

【楊照談書】1071025比爾.海斯《不眠之城:奧立佛‧薩克斯與我的紐約歲月》

同樣身為作家的伴侶Bill Hayes在Oliver Sacks過世後,推出由他的視角紀錄這位害羞腦神經學家只在愛人眼前展露的樣貌。

推薦書目

  • 《錯把太太當帽子的人》
  • 《火星上的人類學家》
  • 《腦袋裝了2000齣歌劇的人》
  • 《薩克斯自傳》
  • 《意識之川流:薩克斯優游於達爾文、佛洛伊德、詹姆斯的思想世界》

❙ 生活風格 ❙ 精油蠟燭的前世今生

「在體驗一種氣味之前,氣味本身對你是毫無意義的,一旦體驗過後,當下的背景、情境、人事物,都壓縮進妳海馬迴中的香氣檔案裡。氣味就從此成為了專屬於你的特定情緒意涵,映照出你的生活經驗與記憶。」

——Banana Island Candles

BY 珍珠,共同作者許藝馨(Banana Island)
– 2021年7月22日

現代人使用蠟燭已經跳脫照明、生日、祭祀等特殊場合,進而成為居家品味生活的一環。但你對蠟燭有多少的了解呢?蠟燭本體的蠟與香氣的來源,將在本篇文章一一揭露他們的歷史沿革,文章後半則是珍珠法寶的選物品牌介紹。

人類使用蠟燭已經超過五千年的歷史,一開始是為了照名而使用動物油脂製作蠟燭,後來出現蜜蠟、植物蠟的蠟燭材質,因造價昂貴只在宗教場合與貴族間使用,並沒有普及到民間。十七世紀的法國宮廷開始有使用香氛蠟燭的紀錄,此時的香氛都還是天然精油的型態,直到十九世紀化學合成物打入香水製造業,人造香精取代天然香料,而塑化劑成為價格低廉的定香劑,與食品一樣,人類進入了充滿合成與人造的後工業革命時代。

現存最古老的蜂蠟蠟燭
(photo sourse: Wikipedia)

如今的天然蠟燭材質主要以大豆、蜂蠟為主,因蠟燭容器的大小與熔點的不同,每個品牌會有自己的獨家比例。而石蠟這種從精煉石油過程中產生的衍生物,價格低廉具有毒性(多半在大賣場買到的都是石蠟),建議不要長期使用。

( photo credit: rene)

蠟燭的英文是candle,其中詞根—「cand」是發光、白色的光的意思,而字尾綴詞「le」有小的含義。接觸過身心靈的朋友應該有發現,許多聖壇與儀式都會出現蠟燭,其實是因為燭火的作用類似於水晶的尖端,能夠連結能量、擴大意識,作為心念聚焦之處。點燃蠟燭就看見光,成為彼此心照不宣的簡易魔法。而有一個非常簡單的冥想法,就是什麼都不做,只單純的看著燭火自然呼吸。

至於大家可能有蠟燭不容易燒勻的經驗,則是因為沒有進行「養燭」的動作,養燭步驟如下~

  1. 蠟燭每次點燃都需讓表面完全融化才能熄滅,時間約一小時以上(視蠟燭材質與容器大小而定),否則會出現凹洞越點燃燒範圍越小,影響蠟燭使用壽命。
  2. 而每次燃燒建議不要超過三小時,以免讓蠟液溫度過高加速揮發,減短蠟燭使用壽命。
  3. 燭芯需修剪維持在0.5公分左右,才能維持最佳燃燒品質。
  4. 容器在蠟燭燃燒完畢後,可用熱皂液清洗,即能重複利用。

珍珠法寶則嚴選了幾個台灣「純精油」蠟燭品牌,皆使用只加入天然精油的蠟燭,特性是層次豐富,能享受與大自然最純粹的連結。目前市面上的「香氛」蠟燭99.9%皆為合成香精,因其方便製造、味道統一的特性,成為製造商的最愛。

(photo credit: Banana Island Candles)

第一個發掘與合作的蠟燭品牌Banana Island Candles,源自天母,他們描述的氣味就如同玫瑰之於〈小王子〉,『在體驗一種氣味之前,氣味本身對你是毫無意義的,一旦體驗過後,當下的背景、情境、人事物,都壓縮進妳海馬迴中的香氣檔案裡。氣味就從此成為了專屬於你的特定情緒意涵,映照出你的生活經驗與記憶。』

Banana Island Candles的每顆蠟燭擁有簡單的logo與多達十數種的精油調香,憑藉精油彼此間揮發度的差異,打造擁有前中後味的豐盛嗅覺體驗。蠟體為大豆蠟加上蜂蠟,各種香氣的表現超越我們對天然精油的認知。燃燒感受平穩而寧靜,與品牌精神ㄧ樣,傳達自然即是奢華、香氣即是療癒的概念。

(photo credit: Burn It All Candle)

Burn It All Candle則近似拜火教的現代版,將焚香的概念容納進一罐250ml的容器裡,因添加許多乾燥植物而有時會發爐的特性,成為一種在房間就能獨自進行的個人儀式。品牌中文為〈燒燒去〉,顯見他們賦予蠟燭的精神即為釋放與淨化。

以整顆蜂蠟為主體的蠟燭較為罕見,蜂蠟熔點比大豆蠟高,並在燃燒時能增加空氣中的負離子並淨化空氣。精油則以甜橙為主,其明亮樂觀的特性幫助人們走出憂鬱。Burn It All Candle在「海王星療癒室」定期開設製燭課程(目前因疫情暫停),有興趣的朋友可以追蹤雙方資訊。

(photo source: SUPER ADD Studio)

wild living room是由療癒師創立的蠟燭品牌,將蠟燭容器比喻為使用者的身體-乘載靈魂的容器。以光為媒介、自身能量為導體,創作出適合靜心時陪伴專注、更深入自我內在的蠟燭。

品牌對每個產品細節都縝密思考,以大豆蠟、甜杏仁油、椰子蠟為蠟燭體,使用乳香、沒藥等古老神聖焚香植物精油添加,連外裝杯子都花費長時間尋找,所以到現在還是非常少量的製作,每顆蠟燭都彌足珍貴。

(photo credit: 土星飯糰)

土星飯糰以藝術創作起家,農業專科的背景對精油與植物的了解可說駕輕就熟。蠟燭的特色是將海鹽當成上層材質,在點燃的同時也進行溫和的「海鹽焚燒法」,將淨化與精油療癒合而為一。

其品牌的藝術性與對植物的敏銳度創造出平衡的空間氛圍,新一版的外包裝更是以環保為軸心,利用竹子中空的特點,製作出竹裝蠟燭,在品聞香氣的同時也將大自然帶入室內,創造出獨一無二的使用感受。

珍珠法寶官網蠟燭購買頁面:https://www.pearlsmw.com/categories/%E8%A0%9F%E7%87%AD

天然精油的特別之處是-隨著每次使用者的情緒不同,會產生不同的嗅覺變化。有段時間你可能覺得某個味道很難聞,但過了一陣子竟然覺得有不同的感受,可以將近期發生的事記錄下來,搭配精油的情緒對應作用,隨著時間慢慢累積,就成為你自己獨特的香氣日記,一段最貼近內在的自我覺察之旅。

蠟燭使用常見Q&A

1. 精油的使用對家中寵物安全嗎?

只要不是直接塗抹或誤食,精油產品的稀釋濃度都是非常安全的,不妨利用味道讓家中成為有光與芳香分子的獨特品味存在。

2. 融燭燈適合用在珍珠法寶的蠟燭品牌嗎?

融燭燈可以搭配任何的蠟燭使用,但珍珠法寶推薦的方式是直接點燃蠟燭,利用火光搭配冥想、聚焦意念。而如果只是想品聞蠟燭中的精油成分,建議購買擴香儀搭配純精油即可。

學習資源

❙ 大師系列 ❙ Alan Watts 艾倫 · 華茲-通達自然的自由思想家

大師系列第二彈,一起從現代角度回望一位從小深受神秘東方哲思吸引的英國男孩。在尚未發明網際網路的20世紀前半,他將自身淵博學識轉化為發人深省的講課和廣播音源。時序進入21世紀,他的聲音被微軟XBOX選為激發觀眾想像力的廣告旁白,甚至電影《雲端情人》也揭露了:如果未來人類有一位通曉一切的AI 導師,這個人將是Alan Watts。

BY CHYC
– 2021年7月7日

對生長在華語文化的台灣人來說,傳承自古代賢哲的老莊思想、儒家倫理,從小就跟著國民教育刻在我們的DNA,至於佛經、禪理,就算不信仰特定宗教,多少也在長輩圖中不時會瞥見幾句靜思語。然而,對太過熟悉的事物大腦已經習慣自動過濾,人們總喜歡把目光放在他方,如今就連千禧世代也在西方流行文化的養分中長大成人。

崇「東」的不從眾小孩

如果把時光回推100年,誕生於1915年的Alan Watts也是個從小就嚮往未知東方世界的孩子,他回憶自己看完電影《Dr. Fu Manchu 福滿州》後,立下的童年最大志向就是長大後要成為「留著八字鬍的中國惡棍」!約莫11歲左右,Alan Watts愛上用中國和日本藝術品裝飾房間,他特別喜歡其中一幅有一群小麻雀停在竹子上的水墨畫,讓小小年紀的他感受到胸口浮現一股無法言語形容的感動 。過去的他只從媽媽那邊聽說過,當她看到美麗的英式花園時胸口也有同樣悸動,「但我想要了解這些(東方)人為什麼可以看得見這種『美』,畫出這樣的畫面?」

在青少年時期,爸爸帶著Alan Watts來到位於倫敦的佛教精舍,除了親近佛學之外,他也擔任該社團刊物《The Middle Way》的編輯,邁出用英文傳遞東方思想的第一步。在21歲那年,Alan Watts遇見禪宗大師鈴木大拙,並出版人生第一本書《The Spirit of Zen》。

Alan Watts無懼在當時風氣尚稱保守的英國大方宣告自己是佛教徒,多數人聽到這位白人青年貌似荒謬的發言都笑了,「那些英國人被我逗得好樂。」無論活到幾歲,幽默一向是Alan Watts包裹嚴肅話題的聰明絕招,他常常講課講到一半開始哈哈哈哈大笑起來,台下學生也開始笑成一片,因為他明白有時生命許多疑難不需語言解釋,在笑著笑著之間就懂了,或是笑著笑著就拋到九霄雲外。

喜歡從局外人角度審視一切既定規範的Alan Watts,無法接受和原生家庭捆綁在一起的西方宗教制度,例如每個出生的嬰兒一律會被父母帶去教堂受洗,他也不例外;還有每個禮拜要上教堂、有罪的時候要向神父告解,難道人的一生就得活在一個被安排好的系統中,死後還得接受上帝審判?「西方文化把宇宙看作兩種機制,第一種人看見的是牛頓的宇宙,一切依循物理法則運轉,只有純粹的機械性;第二種人看見的是上帝統治的宇宙,所有事物都是唯一的神創造出來的,包含人類,所以西方人常常覺得自己和宇宙萬物很脫節。」他本能地受到佛教的有機本質吸引,「水的流動、飄浮的雲,都是自然有序的智慧體,也是宇宙的本質,當我體悟到每個人內在都有佛性,不禁有一種深深被解放的舒暢感。」

My Way ── 走自己的路

1939年,Alan Watts來到美國,一開始他選擇順從從小到大的教育背景,選擇落腳伊利諾州進修探討天主教理論學與發展歷史學位,畢業後甚至成為正規的神父,但他還是敵不過內心對於東方物我合一境界的憧憬,「身為天主教徒,我在教堂裡找不到自然,但每個禪寺都有自己的小花園。」從教堂辭職,脫離神父身份後的他,勤讀印度教、佛教、道教、儒家、禪宗等知識,盡情吸收西方世界失落數千年之久,盤據地球另半邊的文化。好友們認為他是一位即使不受旁人理解,也要繼續前行的獨行者,在人生後半場,Alan Watts選擇順應自己的本性而活。

Alan Watts首先前往紐約透過廣播節目宣揚所學,接著在1950年代來到舊金山,當時這座海灣城市正由「垮掉的一代」*引領自由主義思想潮,Alan Watts曾對自視甚高的知識份子們提出大哉問:「你們美國人既然自認是世界上最民主的國家,為什麼在信仰上反而把自己禁錮在一種被君主統治的狀態中呢?」即使在21世紀再度聆聽Alan Watts一口純正的英國腔,依舊能感受他為經歷兩次大戰後的西方世界帶來當頭棒喝的警世效果。

但他在越來越多的聽眾與學生面前,仍不改搞笑本色地說:「我開課、錄廣播,只是因為我喜歡聽自己的聲音。」

*【編註】垮掉的一代:
指稱二戰後崛起的美國作家群,他們發表大量文學作品探討政治、東方宗教、致幻藥物與性解放等主題,對其後的西方文化帶來深刻影響,文化研究學者普遍認為這是第一支能代表後現代主義的「次文化」。知名作品有Allen Ginsberg 的《嚎叫》。

和自然連結是生而為人的要緊事

在加州生命力豐沛的自然環境中,Alan Watts更深一層體會禪宗所謂人類與自然不可分割的關係,「自然和人類沒什麼不同。一個人如何『活出自己』的程度,可以從他和自然有多合而為一看得出來。」當外界質疑所謂的靈性老師應該要有一些「難以解釋的神秘體驗」,Alan Watts答:「所謂的神秘體驗,可以直接在安靜的文字與覺知中體會到,歷史上每個神秘學思想家早就發現這件事。」他進一步在《人與自然》一書中闡釋:「一個人對自然環境的覺察就等於一場靈性體驗,只是多數人用兩種不同方式描述著同一種理解。」因此,有評論家為Alan Watts的神秘主義下了註解:「他的神秘體驗基本上就是反神秘。」在用迷幻藥探索意識盛行的時期,Alan Watts也當仁不讓親自試用幾種不同致幻物質,並作出精確譬喻:「迷幻藥就像顯微鏡,而我們的意識好比一位科學家,科學家才不會成天對著一台顯微鏡觀察世界。」

從道家的陰陽相生出發,Alan Watts喜歡用各種方式對西方人宣講所有生命相互依存的重要性,從「人」的寫法(他會一點中文,平日也會練習書道)傳達兩撇因為互相支撐,之所以為「人」;紡織布料時因為經線和緯線的交錯,才能完成有千變萬化圖騰的畫面,他不喜歡被冠上什麼哲學家、心靈大師的名號,每當遇上有人這麼說,他總是回答:「我只是哲學/身心靈界的藝人。」即便如此,Alan Watts還是不小心透露過真心話:「只要能幫助更多人擺脫生命的脫節感,我相信這個世界多少都會進步一點…。」

1973年,剛從歐洲結束一輪巡迴演講返回美國後不久,Alan Watts在睡夢中安詳辭世,享年58歲。他把屬於肉身的骨灰留在最愛的深山小圖書館裡,他的兒子Mark Watts則將他生前大部分的授課資源放在紀念官方網站中。待科技資訊發達起來後,Alan Watts的音源被製作成許多短片廣為分享,甚至也被翻譯成中文、日文,流傳回他一心嚮往的東方國家,其中的真知灼見不曾隨著文字轉譯的打磨失去光彩,在東方文化長大的我們只不過是撿起被遺忘的智慧之鑽,開始懂得從更全面的角度欣賞蘊藏於內的璀璨火光,從而發現新的洞見,甚至觸發Alan Watts曾感受過的,那股「胸口難以言喻的感動」。

Alan Watts and his son Mark, NYC, 1970.
(Source: alanwattsorg on Instagram)

學習資源

官網-Alan Watts Organization

有提供大量可付費下載的影片檔、音源、電子書。YouTube上可以搜尋到很多人用Alan Watts的聲音製作各種風格的短片,可以從這個分頁取得授權。

在Spotify上有多張以Alan Watts的聲音製作的音樂專輯,不同創作者以電音或爵士元素玩混音,讓千年前的哲學思想也變得「潮」起來,可以自己邊聽邊探索聽得順耳的曲目(筆者曾是歷經IELTS試煉的考生,推薦想要練習英式英文聽力的人可以多多利用。

《Falling in Love》

《Wattswaves V: The Web of Life》

上世紀的廣播教主,當然在新時代也要有podcast!由Mark Watts擷取整理,並且和「大師系列」第一位介紹的Ram Dass基金會「Love, Serve, Remember」合作開設的節目——

《Being in The Way》

生前除了講課、錄節目之外,Alan Watts也是著作等身的作家,在世時已完成25本書。在他過世後,Mark Watts也把父親許多筆記資料整理成冊,目前市面約有40多本流通,可以自行尋找有興趣的主題閱讀,以下列舉筆者看過,或具代表性的幾本作品。

自傳

  • 《In My Own Way》
  • 《The New Alchemy》
  • 《Psychotherapy East and West》
  • 《The Book: On the Taboo Against Knowing Who You Are 》

❙ 品牌介紹 ❙ EMOR妍蘭若-讓精油療癒進入生活,把平靜與喜悅變成每天的理所當然


「人類不知道我們是這樣的被大地照顧著,這麼的被愛著。」

 ——EMOR妍蘭若創辦人Emily

BY 珍珠
– 2021年6月28日

緣分就是這麼奇妙,許多珍珠法寶的療癒師與品牌其實先是我們的朋友,大家曾經一起探索身心療癒也一起在都市喧嘩,一起思考人生甘苦也一起在山林裡感受四方。而以Emily為首的精油療癒品牌〈EMOR妍蘭若〉,幾乎同時也是珍珠法寶的起點。

幾年前認識Emily的時候她還在雜誌社當編輯,訪問時才知道原來在那之前的八年她一直在廣告公司工作。從AE到art再到文案,每個位置都成功的轉換卻一直覺得不滿足,找不到心靈的落腳,「因為我們被現代的奴隸制度制約著,價值觀被洗腦成不努力工作就會沒錢,沒錢就等於是失敗,漸漸的不敢去想自己真正要的是什麼,真正想過的生活又是什麼模樣。但其實應該反過來,先感受適合自己的是什麼、崇景什麼樣的生活,再去找到自己理想的工作性質與信念模式。」她說。

2018年底珍珠法寶的開幕媒體場,找來Emily為來賓講解療癒原理。 (Photo: Bo-lin)

後來因為甲狀腺亢進與憂鬱症開始學習靜坐,因緣際會下又接觸了芳療,自此打開自己的療癒追尋之路。Emily說起精油,在國外許多國家已經是輔助醫療,不但能調整各種身心症狀,對氣味非常敏銳的她,覺得香氣是最簡單幫助人們從外在物質世界轉而關注自己內心的轉換方式。後來的療癒個案與商品,她也加入水晶這個元素,每個精油能調整的狀況一定有能夠相對應的水晶,無論精油或水晶她都希望大家能夠適當的使用而不浪費,因為這些都是來自大地的禮物,我們應有意識的與它們合作、在需要的範圍內使用。

「香氣是最簡單幫助人們從外在物質世界轉而關注自己內心的轉換方式。」

有感於亞洲香氣產業的相對落後,Emily設立自己的精油產品品牌妍蘭若已經五年,品牌logo是由上下四維、五度虛空、天圓地方的線條所組成。剛開始只做個人定製與療癒個案,但她自己在調香的過程中學習與得到許許多多的回饋,因此希望藉由品牌穩定的量產,能讓香氣這個媒介大量的幫助更多人。

Emily正在用自己的手感,感受個案的狀態。 (Photo: Bo-lin)

這幾年Emily還研習了催眠與薩滿療癒,並取其精神與方法結合她的產品,像〈星辰之光〉就是近日她所推出的新款能量噴霧,除了淨化力的提升,概念來自於觀察到個案普遍的狀況是「沒有目標」,不知道自己想做什麼、要往哪個方向前進。這款噴霧就如同星辰的指引,利用精油的特性去除長期否定自我的情緒,疏通凝滯力量的同時也看清前行的方向。

而〈森林之光〉與〈無所畏〉是店內銷售冠軍,前者著重於淨化與回歸內在,也推薦給療癒師在施做個案之後幫自己補氣,後者則能快速讓使用者平靜且穩定情緒。

另外〈眾妙之香脈輪油系列〉則是經過長時間的研發,調和出對應體內七脈輪的滾珠按摩油,以方便使用的型態,讓每個人都能簡單的在家平衡、覺察自己。雖然很多人覺得脈輪系統很難懂,但其實每個人都有感受自己身體的能力~比如你可能不知道自己的狀態是不是沒有安全感,但月經失調可能就是海底輪議題;你也不確定自己是不是自信心不足,但常常肚子痛也許就是太陽神經叢失衡。還有,中醫系統裡說夏天養心,加上疫情期間大家對呼吸的緊張感,所以時間點來說心輪油是現在的最佳選擇!

〈眾妙之香脈輪油系列〉放在同色滾珠瓶內,內容物與滾珠頭都是相對應脈輪的晶礦,不但延長能量保存,也讓外觀更佳美麗。

眾妙之香脈輪系列發表會場。

人本來就是自然的一環,這個概念也顯現在她的療癒與創作裡——「療癒的本質就是希望身心能回歸平衡,這就是一種自然狀態。每個人都值得體驗平靜與喜悅,找到自己生存的意義。」這幾年下來,Emily與許多單位合作,目前固定在〈珍珠法寶〉與〈伊日美學〉開課,期望我們能繼續與這美麗的品牌一起探索內在,並為世界不斷帶來新的想像。

EMOR妍蘭若 Facebook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EMOR.tw
EMOR妍蘭若 Instagram:https://www.instagram.com/emor1982
珍珠法寶官網產品連結:https://www.pearlsmw.com/categories/emor

*精油不能代替醫療,身體若有不適請儘速就醫。

學習資源

Emily影片推薦

《午夜福音 The Midnight Gospel》

是我覺得所有想要追求靈性的人都應該看的一部影集,劇情講述一位太空廣播節目主持人 Clancy訪問身在其他世界的生物,探討許多生與死的議題,可能需要花點腦力,充滿不少血腥、性暗示的迷幻畫面,以及繽獵奇的氛圍,但深刻的訪談内容,能帶我們深入內心,照見靈魂裡的本心,隨著那前衛的背景音樂進入一種忘我的深刻⋯⋯每集看完後都會引發我的深刻思考,十分推薦給各位。

Netflix原創影集《午夜福音》:https://www.netflix.com/tw/title/80987903

Emily書單推薦

  1. 創造生命的奇蹟(露易絲.賀)
  2. 花、果、樹的動人故事(查爾斯.史金納)
  3. 當薩滿巫士遇上腦神經醫學(阿貝托.維洛多,蒲大衛)
  4. 荷爾蒙-科學探險如何解密掌控我們身心的神秘物質(蘭蒂.胡特.艾普斯坦)
  5. 靈界的科學(李嗣涔博士)

❙ 大師系列 ❙ Ram Dass 拉姆 · 達斯-看見以愛為名的所有

(Photo Source: Babaramdass on Instagram)

 
珍珠法寶《大師系列》第一彈,從啟發無數身心靈愛好者的Ram Dass開始。他用一生追尋和「更高意識」接觸的方式,卻發現答案就是知易行難的那個字——愛。這份由靈魂而生的愛不是一種無法形容的感覺,也不是浪漫的謳歌,在這篇中我們可以看見他如何以身作則,以行動表達愛、成為愛,化身照見自我和他人真實美好的明鏡。
 

BY CHYC
– 2021年5月24日

若你出生富裕的猶太家庭、長相斯文帥氣,還是名校史丹佛大學畢業生,人生第一份工作就是到哈佛大學出任心理系教授,你會如何走完這段看似「握得一手好牌」的生命旅途?

原名Richard Alpert的Ram Dass,在一次迷幻體驗中發現靈魂脫離了肉體束縛,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全然平靜,他在36歲那年決定徹底放下財富和地位遠走印度,尋找人類如何長住喜悅之境的「不退轉」之道。
“I am loving awareness.” 這是他以Ram Dass名字重生後,廣為傳世的一段心咒,如今全世界都有因他一句話而深受啟發的人,包含本文作者,以及蘋果創辦人Steve Jobs。

自負的高學歷小伙子

人生勝利組Richard Alpert在27歲那年來到哈佛任教,沒想過會遇到改變自己生命軌跡的同事Timothy Leary。倆人的專門學科同為心理系,卻對精神分析學派產生「跳脫傳統」的興趣,尤其Timothy Leary認為裸蓋菇素(psilocybin)和LSD能對精神疾患者發揮心理治療效果,於是和Richard Alpert一同在1960至1962年間主持「哈佛裸蓋菇素計畫」;還招收神學院學生作為實驗體,以控制投放迷幻藥的方式進行「神秘體驗」,雖然當時美國尚未禁止致幻化學藥劑或植物,但兩人還是被哈佛開除教職。

沒有「教授」包袱的Richard Alpert開始以工作坊形式召集想要和高等存有、靈魂接觸的大眾。在一次又一次的迷幻旅程中,他知道自己在「嗨」的狀態下內心總是有滿出來的愛,但每當藥效一退,他就像從天堂墜落到地表,每天過著各種雜念和情緒纏身的日常,多數人何嘗不是這樣渡過一生?但當時的Richard Alpert執拗地認為,他有必要找到靈魂的真相,決心前往印度求道。

右Richard Alpert (Ram Dass)、左Timothy Leary
合影於哈佛大學,1961年。
(Source: Timothy Leary Archives)

以「神的僕人」重生

這趟旅程是Richard Alpert的人生走向不可預期的開始,尤其當這位來自西方的大男人在印度街道上看見人們和屍體共處,那份直視死亡的可怖,讓初來乍到的他渾身嚇破膽躲回旅社床底下,「我們(美國人)都把病人、屍體、死亡藏得好好的,好像這些都和人們的日常無關。」根據過去的經驗,讓他理智上明白死和生是一體兩面的存在,正如他拋下一切遠走異國,等於死過一次,此時卻還看不透自己會如何重生。

在一連串因緣巧合下,他來到Neem Karoli Baba(門徒暱稱為Maharaji)身邊學習。Richard Alpert發現,只要坐在導師身邊,就能感受無可言喻地平靜,「因為老師的精神一直都在愛裡。」這可能就是自己想要的答案,原本他打算一輩子都跟在老師身邊,但Maharaji卻催促著這位絕頂聰明、又有口才和群眾魅力的學生回國,為他取新名為Ram Dass,代表侍奉大神(Ram)的猴神哈努曼(Hanuman)的意義,就此成為「神的僕人」,以身作則推廣奉愛瑜伽(Bhakti yoga)。再度踏上美國的Ram Dass,從原本留著服貼髮型、穿訂製西服的大學教授,變成留著大鬍子,掛著念珠,身穿白袍的靈修大叔,但他不認為外在的穿著界定了怎樣的自己,「在我眼中,每個人都是神扮裝後的分身。」Ram Dass終於不用再靠迷幻藥進入無盡喜樂的境界,因為他張開眼睛就看見神,一閉上眼睛,「我總是和Maharaji和Hanuman在『愛』裡相處。」

Be Here Now & Still Here

Ram Dass回國後還是當老師,只是這次他教的不是心理學,也不再帶領學生使用致幻藥劑。他首先來到新墨西哥州開設身心靈講座,這段時期,20世紀最重要的一本身心靈著作誕生了 ──《Be Here Now》在沒有足夠經費,卻也是巧妙集結眾人之力下完成,徹地應證「當你有心想做一件事,整個宇宙都會聯合起來幫你」這句名言。這本以土黃色紙印刷著質樸插畫,搭配短詩般的精煉文字,讓大眾閱讀後也能活出「瑜伽士」*的精神。

*【編註】瑜伽士:
和大眾認知「練習瑜伽的人」不一樣,瑜伽士在身心靈都持守嚴格精進戒律。根據印度經典《薄伽梵歌》,瑜伽士的修行可分為三大類:積極行動的「業力瑜伽」(Karma yoga)、窮竟真理的「智識瑜珈」(Jnana yoga)、追求至善的「奉愛瑜珈」(Bhakti yoga),Ram Dass是「奉愛瑜珈」的傳承者。

 

接下來的30年,Ram Dass形容自己過著「小飛俠」的生活,總是搭飛機來到新的城市授課,閒暇時寫新書,牡羊座的他彷彿內建用不完的精力,直到66歲那年,突如其來的中風奪走了他半身的行動力,更損傷到大腦掌管語言的區域。對口才和文采有自信的他來說無疑是老天帶來的最大打擊。日後Ram Dass回憶躺在病床上的那段時光,想著Maharaji曾對他和其他學生們說:「總有一天,我要對Ram Dass做一件事。」Ram Dass不禁開始思忖著:「所以老師是要讓我中風嗎?」他不諱言那是一段意志消沉的人生黑暗期。

經過漫長復健過程,Ram Dass恢復到能坐上輪椅外出,也稍微找回語言能力,雖然講話語速變得極慢,也只能用小學生程度的簡單詞彙表達意思。但再一次新生的他,變得更愛笑了,不便搭機的他搬到夏威夷茂宜島,依舊時常使用視訊開課。面對鏡頭,Ram Dass自然而然漾開的笑容填補了對話間的空白,不說話的他散發出來的平靜和愛,又更接近Maharaji總是活在愛裡的模樣。Ram Dass突破身體和大腦的限制,再度寫出一本書《Still Here》,分享這次中風如何送給他的靈魂一份大禮。某天,他和好友聊天時突然頓悟,「老師原來是要對我做這件事!」這是他人生尋尋覓覓的終極寶物,Maharaji早就知道愛徒會在自己的內在找到它,不假外求。

「用靈魂的觀點看待時間」

從1970年代起,Ram Dass展開安寧陪伴療癒服務,他會陪在醫院或療養院的將死之人身旁,無需多說一句話,只是 「把自己變成一顆充滿愛的石頭」給臨終者穩定精神支持,幫助人們安詳走完最後一哩路。「人生在世,就是陪伴彼此回家。」成為Ram Dass晚年最常教導大眾的一句話。

在Netflix可以找到名為《歸途》的紀錄片,和多數網路上流傳他在70年代時期意氣風發的照片不同,影片裡的Ram Dass已經成為一位喜歡把閒暇時間花在漂浮在海浪中的歡喜老者,呼應他還在世時上映的最後一部紀錄片《Becoming Nobody》。年近90的他走過一生流轉的旅途,放下原本緊緊握住的所有,一步步回歸本質的純真,直到活出自己靈魂的模樣,而每個靈魂原本都是沒有名字的,這一點也不要緊,因為他們靠「愛」認出彼此。

陪伴許多人走過生死之門的他,被認為是啟發美國戰後嬰兒潮世代的心靈導師,他已在2019年脫離肉體,享年88歲。「我將回到靈魂小屋和我的老師團聚。」Ram Dass曾對學生們這麼說。

他畢生推廣的奉愛精神則由「Love, Service, Remember 基金會」傳承,網站上資源很多,也有多元又設計感十足的周邊商品可選購,全數收入將成為基金會持續宣揚Ram Dass教誨的資金。

學習資源

想更深入向這位「成為愛」的老師學習,Spotify有podcast頻道,收錄Ram Dass授課講座之外,East Forest樂團也將Ram Dass說過的話混音成歌曲,適合輕鬆地吸收深度內容。

中文書單推薦

Ram Dass的人生經歷已經相當傳奇,他時常以第一人稱書寫,把個人故事和旅行各處的見聞融入文字,閱讀一篇篇章節時,彷彿也跟著他重回當下,一起再度走過扭轉他生命的種種奇事。

  • 《擦亮心靈之境:拉姆.達斯的活在當下之道》
  • 《學習做一個會老的人》(另一譯名:《中風阿公的精采人生提案》)

英文書單推薦

  • 《Be Here Now》
  • 《Walking Each Other Home》

本篇文章內容僅陳述個人生平,不代表鼓勵使用迷幻藥。


❙ 媒體約稿 ❙ 草本精油的空間淨化療癒力(WAZAIII)

世道混亂的自處之道—花時間剖析人心,不如費心思學習與自然相依

從前年到今年、從個人到全球,應該每個人都感受到處處充滿的轉變能量,加上動盪不安的世界局勢、各地天災與疫情告急,也許是該趁這個時候慢下來好好思考自己真正想要的生活是什麼模樣了。

現在的當務之急,就是了解我們與大自然的合作關係,體認我們是大自然循環的一部分,減少對物質的依賴、能源的浪費。這篇文章將分享幾樣具有淨化與療癒能力的植物香氣使用方法。

BY 珍珠
-2021年2月22日

焚燒植物

各種不同文化的品香緣起,都是從焚燒植物驅蟲或是宗教儀式開始的,焚燒時產生的煙霧,利用正負離子相互抵消的原理,淨化空間與人體氣場。像中國古代在驚蟄或端午等節氣,都會焚燒艾草,一方面驅趕在此時節特別多的蚊蟲,一方面也是一個簡單的儀式—淨化空間順便給蟲子一個信息,以保接下來的日子都不再有蟲子進入房舍。

↑焚燒植物不僅空有儀式感,更有淨化空間、轉換人體氣場的效果。

而北美印地安人則喜歡焚燒鼠尾草,其強大的淨化能量,不但飽含地、水、火、風四元素,也能讓人放鬆並消除過於紛亂的思緒。其他如秘魯聖木、海鹽、雪松、迷迭香、薰衣草,都很推薦可以曬乾後直接燃燒。

↑秘魯聖木適合曬乾後再行燃燒,木質調香氣鎮靜舒緩效果極佳。

線香

後來製香技術逐漸普及,像是用來祭拜神明祖先的線香,以及點在室內品聞氣味的臥香。而製香材料最有名的就是可以入藥的沉香、檀香,其淨化空間、使人平靜的安神效果卓越,他們的藥性對氣血及消化也都有相當的治療效果。另外安息香、沒藥、琥珀、艾草、肖楠…也是很普遍的入香材料。

不彷試著在靈感阻塞的時候點一支香轉化思緒、煮完菜之後轉換空氣、心情煩躁時也是一個讓自己平靜的好方法。光是給自己十分鐘深呼吸的時間,就能好好的與自己對話、感受內在深沈情緒。

↑想淨化空氣、轉換心情、平靜情緒,線香會是個好選擇。

精油

精油除了放鬆之外,在歐美已經是一種醫療單位會常態使用的輔助療法。在亞洲雖然還沒有正視它的療效,但許多機構都借重芳療師的專業,提供病患更輕鬆、更有效的長期照護。

其複雜的化學式,甚至被發現可用來預防或治療流行性疾病,像月桂精油中的「α-蒎烯」與「月桂烯(beta-myrcene)」可抑制SARS病毒活性(黑雲杉、乳香、藍膠尤加利也含有α-蒎烯);肉桂皮精油中的「肉桂醛」,能抑制病毒轉錄後合成的蛋白質;白千層精油中的「萜品四醇(Terplnen-4-ol)」可抑制流感病毒進入宿主細胞。另外也推薦使用岩蘭草精油來穩定情緒,山雞椒精油則能讓想法更樂觀!

↑月桂葉所製成的精油,其成分據稱有預防及治療流行性傳染病的療效。

純精油可當作室內擴香,或經過專業的指導加入植物油,估算稀釋比例後做成複方精油,即可塗抹在身上。像上面介紹的單方精油建議能兩種以上做成複方使用,一加一大於二的化學分子能互相產生協同作用,發揮較好的效果。而精油最簡單的辨認真偽方式,就是單方純精油需要標示學名、產地與萃取法。

↑精油搭配水氧機、擴香儀使用,輕鬆讓香氛融入你的日常生活。

許多占星師與靈性導師紛紛表示這波變動在2021年才會逐漸平緩,希望大家都可以在這個大規模的震盪裡面好好的穩住自己,拿回自己情緒的掌控權,祝福大家!

◎Photo Via:INSTAGRAM, IMDb


原文刊載於 WAZAIII, BY 珍珠 -2021年2月22日-